538 恩怨了,十年约(1 / 8)

“你以为我想来?就你那人黑头秃嘴巴贱的师父,给他吃闭门羹那算是尊敬他这个前辈,依着猫哥的脾气,非给他烙九个结疤丢庙里当烧柴僧不可。”男子没好气的说道。

“猫哥,那可是我的师父,你的师叔......”段虎说道。

“师叔又咋啦?就是九锡虎贲的老纸婆来了,猫哥一样敢捅一捅!”

段虎嘴角一抽,瞅见没?这货才是真正的活祖公,要不是真有能耐在身,就这狂妄的态度,早被人挖坑埋了,坟头草都能比人高。

见段虎没有吭声,男子又说道:“拒绝你们是因为我已经金盆洗手,不再踏足倒斗界的这些纷争了,当初我就说得很明白,九锡虎贲已经衰落如此,就凭几只老蚂蚱,蹦跶得再欢又如何,难道还能把门派再翻起来?”

“可你那黑秃师父死活不听,还想和我翻脸干架?不是我小瞧他,他的那套能耐是不错,但分谁与谁比,搁我手里,我能让他叫祖公!”

不提这件事还好,一提,男子似有无穷怒火,像亲爹训斥不成器的儿子一样,那叫一个稀里哗啦啦。

没等男子把怨言说完,身旁腥风袭来,血屠张牙舞爪猛扑而来。

“小魑魅,就这尿性,敢在猫爷面前掀浪,猫爷让你魍魉碎魂!”

也不见男子有太大的动作,只是微微侧身,随即抬脚一记腿鞭抽出。

嘭!

血屠像条死狗般再次弹飞出去,落地滚动几圈后,神色有些呆滞,一时间竟然被踢懵了。

嗷!

一声仓皇的低吼,血屠不再发动进攻,晃身朝寨子深处逃窜过去。

男子目视着逃走的血屠,转而又说起了话,似乎根本没把血屠当回事,也懒得管对方逃不逃的。

“猫哥,血屠.....”段虎急忙提醒道。

“小魑魅的事儿待会儿再说,我现在有话问你。”

段虎眉梢一挑,得,猫哥的脾气又犯了。

“有什么话你问吧。”段虎摇了摇头。

“你那黑秃师父呢?”

一听这话,段虎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痛苦,脑袋低了下来。

男子哀叹一声,“倒斗艺人墓中葬......”

“师叔他,走得还算安详吧?”第一次,男子不再用言语挖苦萧镇山,改称对方为师叔。

“师父他,他死后的身体被巫祖血僵夺舍......”段虎痛苦的神情更深了。

男子闻听,双拳攥紧在了一起,爆发出一阵骨响。

“劫运,这就是劫运,若非担心你们会出什么意外,我也不会亲自动身,看来......我还是来晚了。”

男子仰首远眺着黑沉的夜幕,闪烁着的目光中带出了些许悲伤缅怀之色。

“虎爷,虎爷......”

“黑虎哥......”

几声关怀的呼唤声中,曹满,虎千斤和冷曼相互搀扶着蹒跚而来。

三人看着段虎身前的这位男子,无不露出了惊喜和意外之色,虽然不知道来人的身份,但是能在危难关头救下了段虎,此恩此徳,每个人都记在了心中。

段虎无力的摆摆手,“我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

“虎爷,这位恩人是谁?”凑近后曹满率先开口好奇的问道。

“他是我的师兄,猫哥。”段虎回道。

猫哥?

曹满眼珠一动,想起了段虎曾经夸赞过的那位本事高超的人物。

“恩人,想不到你就是虎爷最尊敬的猫哥......”曹满激动的说着话,想要表达一下感激之情。

“秤砣,猫哥是你叫的吗?叫猫爷!再叫错,爷请你吃满汉全席。”

曹满笑脸一滞,到嘴的赞美之词统统化为一片乌云,黑压压的带着闪电。